|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金融资讯

  • 金融资讯
  • Financial Info
  • 一旦通胀退去中国物价将大幅下跌
  • 发布时间:2010-12-08   点击次数:2063
  •         新兴经济体需要也可能加息,收紧资本控制。在韩国首尔召开的20国集团部长级会议没解决任何问题。会议公报承诺,20国集团将不会竞相贬值,并限制经常项目盈余。美国特别偏好使用货币政策解决其经济问题,而不管政策是否有效,而美元是全球贸易和大宗商品的定价货币。这是全球货币市场不稳定的根源。美国的政治趋向正朝着更不利于美元(即稳定全球货币市场)的方向发展。
            量化再宽松,再糊“纸房子”
            今年11月中期选举后,共和党可能赢得众议院的控制权。届时,民主党主政白宫,共和党则掌控众议院,美国不会制定有意义的政策,解决其结构性问题。美联储将面临刺激经济的更大压力。只要短期内通胀维持在较低水平,美联储就有更多借口刺激经济,尽管其实是受迫于政治压力不得已而为之。
            美联储不久将宣布再度量化宽松(所谓QE II)的规模。市场估计其规模在5000亿至1.5万亿美元之间。如果公布的数字超过1万亿美元,美元有可能贬值。反之亦然。虽然美联储公布政策后,货币波动可能有所减缓,但一旦美联储有意施加更多刺激,美元汇率将再次波动,因为货币刺激政策无法解决其结构性问题。
            自两年前危机爆发以来,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已扩大至1.7万亿-2.6万亿美元。除非通胀制约其政策自由,或经济复苏到足够水平,否则,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可能会继续扩大。经济复苏取决于失业率何时开始显著下降,而这需要经济增长率大大超过4%。问题是通胀,而非经济增长,将导致美联储改变其政策。还有一年的时间。在此之前,世界必须准备好应对货币波动。
            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影响货币市场,而非其预期目标——美国内需。内需包括消费、投资和财政平衡。美国家庭部门过度杠杆化,而且正应对资产缩水。很难看出量化宽松政策所产生的额外流动性,将如何促使住房行业增加借贷和消费。如果家庭部门相信多年后将产生高通胀和低利率,即意味着未来的债务负担较轻,量化宽松政策可能会成功。因此,居民现在可能会增加借贷。但高通胀预期会促使大家出售国债。债务市场的崩溃将拖垮经济。因此,美联储现在无法创造高通胀预期。因此,量化宽松政策无法撬动家庭部门。
            美国的大公司行业,即上市公司,拥有2万亿美元的现金,占其总资产的6%,为20年来最高水平。缺乏流动性似乎是它们最不担心的问题。它们用现金或收购其他公司,或回购股份。它们分配现金的方式清楚表明,大公司对投资缺乏兴趣。另一方面,它们极其热衷于投资新兴经济体。它们为此找出诸多借口。它们认为,政府可以帮助解决结构性问题,但需要时间。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并没有解除他们的担忧。
            中小企业行业需要帮助。但大银行一般不借钱给它们。对银行实施救助进一步导致银行业的集中,因为存户认为,把钱存在能靠政府救助的大银行比较安全。原来都是小银行贷款给中小企业,但现在它们不够健康,无法迅速增加贷款。大萧条严重削弱它们扩张借贷的资本基础。
            随着共和党入主众议院,美国进一步采取财政刺激措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由于财政刺激已成为选战中的一句粗话,惟一的可能是,众议院将对行政部门施压,开始像英国那样削减公共开支,而不会批准更多的财政刺激措施。因此,量化宽松政策将不会给美国经济基本面带来什么变化。
            量化宽松可以通过催生另一个泡沫改善内需。但资产市场不是候选人。由于资产市场还剩余两年的库存供应量,市场不可能很快扭转。债券市场已成泡沫,但并不会产生太大的财富效应。股市倒是有可能。得益于审慎的资产负债管理和国际影响力,上市公司行业相当稳健。股市市值一直保持在历史平均水平左右。如果股市市值超过平均值50%,家庭部门就能挽回净财富,恢复至危机前的峰值水平。因此,居民行业可能会再次借贷和消费。
            指望另一个泡沫是有风险的。鉴于其对上次泡沫的产生及其结果都负有责任,美联储再次追求泡沫就太离谱了。自市场开始预期量化QE II政策以来,美国股市大约上扬了10%。市场对于美元下跌反应大致相同。美元贬值将提升美国公司行业的国际收入。现在完全可以此解释市场升值的原因。但未来数月,股市可能也会变成泡沫。华尔街的收益在下降,因此肯定希望加入这场博弈中。就算股市真的产生泡沫,也不会再次鼓励家庭借贷和消费。它们对上次经济崩溃记忆犹新,不可能重染恶习。
            虽然量化宽松不会明显影响内需,但它极大地影响了货币市场。美联储刚表示将采取更多的量化宽松政策,市场就已经判断出将要发生的情况。
            现在的情况和1992年-1997年一样,只不过规模更大。美联储放宽货币政策,应对金融危机。由于流动性涌入新兴经济体,这些国家的股市大幅上涨。国内流动性增加导致房价上涨。股价和房价高企催生了大量的融资和投资。经济因此快速增长。我们现在知道,曾经的繁荣其实只是泡沫。投资热潮产生的原因是资金富足,而不是看好未来的收益预期。流动性还将导致通胀。短期内,通胀将提高企业盈利,同时也会掩盖短期投资的后果。一旦流动性减弱,纸牌搭的房子就会轰然倒塌。
            新兴市场须自谋出路
            一旦资金流入新兴经济体的资产市场,比如购买政府债券,货币就会升值,而利率则会下降。前者导致通胀降温,暂时证明降低利率是对的。后者催高股价和房价。两者都会导致投资增加。资本流入加速融资。在此情况下,一些经济体甚至会出现贸易顺差,因为美元疲软,导致大宗商品价格上涨。因此,投资甚至不需要国外资金。资产价格上升产生更多消费。整体形势看起来很乐观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如今的巴西和15年前的马来西亚颇为相似。十年间,巴西雷亚尔兑美元汇率已从4升值至1.7。如果没有政府干预,雷亚尔会升值更多。巴西每月仍有小额贸易顺差,略多于10亿美元。但是,巴西一年的贸易顺差还不及美联储一星期增印的美钞。马来西亚尽管早在1995年就开始抵制资本流入,但终究未能幸免于难。巴西必须加倍努力,以免重蹈覆辙。但可能现在已经太迟了。为避免灾难,巴西现在必须制止资本流入,而且还要准备在市场转向之后,阻止抽逃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俄罗斯的贸易顺差是巴西的10倍,但主要是缘于其大量的能源出口。俄罗斯的外汇储备高达5000亿美元,几乎是巴西的2倍,足以缓冲外部冲击。因此,俄罗斯不会像十年前那样以货币贬值和违约收场。然而,一旦流动性撤出,对房产和金融市场的影响将会严重损害俄罗斯经济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中国比巴西或俄罗斯对外部冲击更具弹性。不只因为中国的外汇储备。中国经济以制造业为主。一旦流动性潮水退去,中国的商品价格将大幅下跌,增加其竞争力。但是,中国的银行系统很容易受到“热钱”的冲击。国内地价普遍被严重高估,可能被高估了三四倍,而银行资产主要被作为土地的担保抵押。流动性冲击将导致中国土地市场土崩瓦解,并可能削弱其银行体系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弱势美元政策已使新兴经济体更加脆弱。如果美元明年更加疲软,而且更多“热钱”流入新兴经济体,将埋下彻底毁灭他们的种子。新兴市场对上次危机仍然记忆犹新,它们必须立即采取行动,控制局势。
             首先,新兴经济体必须想方设法阻断“热钱”流入。忘掉自由市场的教条。现在已到生死存亡之时。三个月后,市场可能会开始谈论美联储将采取储QE III的政策。“热钱”可能会变为目前水平的2倍甚至3倍。金融市场总喜欢说,政府干预最终是无效的。这完全是无稽之谈。
            其次,新兴经济体必须果断加息,冷却通胀,消除资产泡沫。后者无异于自杀。十年前,泡沫破灭几乎扼杀了所有新兴经济体。如果泡沫再次破灭,它们可能就会就此灭亡。经济危机发生时,泡沫破灭导致政治动荡。两者之间的相互作用可使经济在很长、很长的时间内陷于停滞。如果你不记得十年前的情形,看看如今的美国、英国、西班牙、希腊,还有爱尔兰。还要目睹更多泡沫有害的教训吗?
             国际社会应放弃干预美国的企图。受其国内政治驱动,美国愿做的总会做,即使在别人看来,其行为近乎疯狂。美国可以摆脱这种疯狂的循环。美国需要首先把造成上次泡沫的人关进监狱,而不是拼命寻找什么快速解决方案,这才是明智的。